• Tokyo少了一个o

    2014-05-26

    没有想到今天的夏天来得特别早。

    5月底已经感受到夏天的热度。
    临时起意看了下周的天气预报。
    30多度的天气很是平常。
    周四和小V喝了两杯,在淮海路上边说边走。
    还在感概上海最好的季节稍纵即逝。无论春天,还是秋天。
     
    周四的Happy Hour的确不错。
    这个工作周被Mask的事情折磨到不行。
    最后一版PPT做完。我不停的在想有时候加班真是让人无比愚钝。
    过程其实远比结果更重要。
     
    Flexible working hour其实对于自己毫无意义。
    我仍然自我的安排工作的时间和进度。
    其实Sametime上寻人已经没啥意义。
    我也不想电话打扰别人的非工作时间。
    试图用邮件去解决一切。其实Effiency这个东西有时候还是没有Evidence那么重要。不过口号还得大声说说。
     
    冒着240的指数,还是在老租界里闲逛。
    最近几周的下着雨的周末,让我极度的压抑。
    我就是很Enjoy在这些上海最美的街道漫无目的的闲逛。
    淮海路兴国路的星巴克冻得让我有点退缩。
    唯一的安慰就是这家可以享受来自手动咖啡机的咖啡。
     
    最近重读《1Q84》
    青豆和天吾人生的相遇,让我觉着人生之中有些就是注定。
    不是当初一个无意,不会让我几千公里之外上海开始生活。
    不是当初一个发错的短信,不会让我离开得如此决绝。
    不是当初一个不顾一切的争取,不会让我开始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    不是当初一个问候,不会让我如此刻骨铭心。
    不是当初一个无心的伤害,不会让我远离那条人生曲线。
     
    我永远都把它当做最后一次。
    却又清楚的知道这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    我就是这样告诉我的朋友。

     

  • 晚上和朋友微信。

    他说到目前的婚姻生活,谈到此时生活的种种不快。竟生出离婚念头。
    感情生活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外人自是不便多有议论。
    作为朋友只能静心聆听。

    我们会生气,会有愤怒。无非是太爱对方或者太不在意对方。太爱却不懂得忍让,太不在意却不懂得包容。
    年少时,我们都毫无保留,竭尽全力去爱。而受伤后,我们小心翼翼,希望被人付出,却害怕自己付出。
    两人相处最重要的是什么?各人自有答案。在我看来,确是最简单的大白话---"装糊涂"
    感情生活,没有那些错与对,有的只是我们不懂得的容忍,所以不需认真。笑过,怒过,一切就是过去。
    年长,我们渐渐磨去棱角,处事越见波澜不惊。很多时候不知是好事还是悲哀。
    所以,我自有一套体系支撑着自己。

    前日,和朋友聊到信仰。34岁,我依然没有信仰。迷惘,我却有自己的一套体系支撑自己一路走来。
    生活其实有很多值得我们期待。
    一次旅行,一次遇见,一份工作,一个家人,一部电影,一本书,一个温暖的午后,一份孤单。。。。。真是太多,细数不来。
    生活为此并不灰暗,而越显精彩。所以,那些牢骚也罢,那些困惑也罢,转身便是一个更好的自己。

    这个年纪,大家的内心的感觉心照不宣。
    谈不上事业有成,却收入稳定,体面生活。
    内心却越觉孤单。
    往日的好友,因为生活环境截然不同,彼此很难体会对方的面对。
    话到嘴边,很多时候都是咽下。
    无人倾诉是最大的残忍。
    工作伙伴的刻意保持距离,家人不忍的负担,这一切对于我们都是一种孤寂。
    无人可懂,也无人能懂。
    这是不曾有过的经历,也是不知何时能走出的围城。
    所以我珍惜那些看似简单的话语,其实都是一次真心的托付。

    我们不停的相遇,再别离。
    我能确定的只是转身能遇见更好的自己。

  • 2014第一记

    2014-02-09

    春节回来,上海开始降温。


    2014第一场雪。雪不大,还未落到地面便化了。去年的冬天没有下雪,为了经历走在雪里的感觉,没有开车,一个人撑着伞坐地铁进城。
     
    不知是天气的原因,还是假期的原因,地铁没有往常的拥挤。记得前年春节,因为临近婚期的缘故,选择了一个人在上海过年。平日熙熙攘攘的魔都,安静了许多。路上畅通不少,地铁也空荡许多,恨是清冷的感觉。和一个平日不常联络的朋友,晚上在外滩闲荡,都在感叹这样的日子真好。可惜两年过去,我们失去联系。生命中总是会有一些遇见,也会有一些擦肩而过。所以短暂也是生命的美好 。
     
    2014,未知的前方。也许会有一些事情打破生活的平静,而我总是告诉自己要平淡的面对这一切。
     
    2013还蛮有意思,开始和结束都是在HK。错过了一些美食,却在这一年的结束补了回来。见过了喧闹,也体验了没有外来游客的当地人生活。恨奇怪的是,我又点喜欢上这个地方,除了尖沙咀,铜锣湾的喧闹。
     
    春节假期返家的日子,总是无可避免的有所伤感。每次和老友的见面,自己心里总是无限怀念过去,那些单纯并且幼稚的日子。朋友大都挺好,身体健康,事业有成,有伴有子。自己总喜欢用一句话来描述自己和这些老友的状态:生活大致平静,内心总有波澜。毕业十年,我们早已没有年少的勇气去追寻内心,打破平静的生活,但是我们内心仍然还有那么一丝的不安分。不停的和朋友聊到自己所理想的家乡生活:新修的社区。极简装修。宅在家倒腾自己乱七八糟的爱好。基本远离本地那些自己不太认同的生活。周末开车去乡下少数民族的村寨拍照。定期去北上广享受文化生活。定期约上好友一起旅行。朋友总是翻着白眼回复:这都要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上。其实你所理想的生活永远都建立在稳定的工作和收入。
     
    现在的聚会。大家热络的说东说西,却手不离机,多线程的和对面还有远方的朋友聊天。有时候自己有点恍惚,究竟我们应该见面还是用APP联络并更新自己的生活。也罢,这毕竟是当下的趋势,逆流是需要勇气,也无可避免另外的烦恼。
     
    新年回来后的第一个假日,猫在Wagas,胡乱说说。
  • 冬季的雨天

    2013-12-16

    今天应该是冬天以来的第一场雨。
    上班的路上异常拥挤。忍受不了刺耳催促的喇叭声,将收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。
    磨磨蹭蹭的绕来绕去,避开眼前的拥堵,总算是到了公司。
    从停车场下来,不禁打了寒颤。
    上海湿冷的日子是相当折磨人的。

    上周和朋友去了南京。
    最近在看的文字也是关于南京,三代人的故事。
    乱世总是让人觉着卑微。
    在南师大闲逛的时候,我总是在想同样的空间,不同的时间上演了多少人的悲欢离合。
    一个转身,竟是永别。
    年少的时候,从来不会回头去看过往。当你有所经历,却总是想起曾经的日子。
    不谈,不问,看似是回避,其实是害怕未来不再经历如此的幸福。

    南京对于自己的吸引。
    永远都是五台山体育场下的那个书店。
    就算是走马观花,也是种快乐。
    因为随行朋友兴致不高的原因,我只能匆匆看过便离开。
    路上和曾经的同事,现在的朋友聊到“先锋书店”
    大家总是会说到去南京,总会留点时间给自己在这里浸淫。
    大把的时间看书,在目前看来已经是种奢望。
    “这里不会让人觉着局促和压抑,虽然没有Pageone那样的明亮,却有种好友的亲切。随处可见的座位,让你拿到心头之好便可停下阅读。临走挑上几本没有折扣的书籍,也算是对于苦苦经营的实体书店最好的支持。”
    电商的强大,永远也不会磨灭实体书店带给我们的购书体验。
    电子媒体的强势,永远也不会带给我们手指触碰纸质书籍的快感。
    看过对方购物筐后的对视一笑,对于是游客的我,也算有点他乡遇故知的感觉。说过了。

    有时,自己觉着也是个复杂的人。向往精神的富足,却也不落俗套的物质。
    希望随性的博览群书,让自己更深邃。也希望自己贴近时尚,让别人目光停留。
    平衡总是难求。
    夹缝中的生存定是需要代价。
    所以在南京的夜晚,不能说是买醉,也要自己在人群中微醺。
    目光所至,定是自己的所好。

    午餐之后。
    戴上耳机,是给自己一点宁静。也是给别人请勿打扰的讯号。
    雨天总是给人忧伤。
    偶尔的情绪化是人生的BUG,也是自我修复的过程。

    南京偶然认识的朋友是不在上海不曾碰到过的单纯。
    只有离开这些纸醉金迷,物欲横流,你才可能见得到对人生,对感情,对生活的那么美好的憧憬。
    不知道是害怕,还是惋惜。 我能想象得到单纯的渐渐褪去。
    这应该是留给曾经的青春最好的回忆。

    多年博客的朋友。
    在微信上约好了周末的碰面。
    我们彼此最好的时光,都是在用blog记录。
    没有任何的利益,只是彼此身上那一点点闪光的吸引。
    我们太过俗套的生活是需要这些精神层面的朋友。
    虽不深刻,却永远陪伴。

    整个楼面,只有我这里键盘的声音。
    写到此。
    还是回到那个世俗的世界。

     

  • 钢琴师

    2013-07-28

    多年前看过《钢琴师》。

    波兰斯基的作品。留下印象的不仅是开场主角在波兰电台演奏的肖邦的升C小调夜曲,还有Adrien那忧郁的气质。

    Adrien感觉作品不多,能留下印象的也只有这部电影。不过心里恋恋不忘的是他为Ferragamo的那些广告。他那种气质很适合我对这个品牌的印象。扯远了,回来说说电影。

    很多影评都在探讨人性和所谓的音乐力量。

    在我看来,还是乱世下每个人的无能力为和身不由己。

    有时候只能去恨世道不好,渺小而卑微的自己只能随风摇摆。

    乱世中那些残酷,有多少是敌人造成的,又有多少是自己的“同胞”推波助澜。

    没有经历过的我们不得而知。

    究其本质,还是为了生存。每个人所选择的路不同。

    自己为行为而找得借口,很多时候居然信以为真,然后理直气壮的残酷,卑鄙也就那么自然而然。

    片子选择肖邦的夜曲贯穿其中,个人认为是非常完美的。

    肖邦的音乐有着强烈的浪漫主义的印记。

    影片开始时那种城市的繁华,每个人丝毫感觉不到战争的来临,脸上多半是幸福的笑容。

    配合着升C小调夜曲,平静缓慢的旋律却带着忧伤,预示着犹太人噩梦的开始。

    战争的爆发,主角不得不离开了电台,四处藏匿。

    再一次触摸琴键时,居然是在废墟,并且是演奏给德国军官。

    害怕,却放手一搏,演奏了《g小调第一叙事曲》

    节奏越来越快,是对几年来压迫的控诉,是愤怒,是发泄。

    善良的人平时多半隐忍,却能在关键时刻那么勇敢。

    战争后的谨小慎微,却是音乐让他鼓足勇气。还是音乐力量。

    《g小调第一叙事曲》是根据叙事史诗《康拉德·华伦洛德》而写,故事说的是十三世纪立陶宛人民抗击日耳曼十字军的故事。

    这样一说,也就不难理解主角为什么放手一搏。

     

    乱说一气。

    晚安,上海。